“草帽書記”帶頭發展高端鄉村民宿的致富之路




新京報訊(記者 王紀辛)1960年出生在喇叭溝門滿族鄉中榆樹店村的彭興利,14歲因為家里窮而輟學,作為家里的長子,從此放豬掙工分養家。2000年大年初六,彭興利帶著自己攢的5000元和借來的20000元,買來19頭牛犢,開始嘗試養殖肉牛,想的是絕對不能賠錢,要帶領村民致富,因為他是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從那時起,總是帶個草帽四處奔波的彭興利,被鄉親們親切地稱為“草帽書記”。

2019年7月,中榆樹店村全村民俗戶升級改造,有十幾戶準備升級為高端民宿,彭興利設計了一間“土味”客房——圓石、泥墻、高粱秸,這回運營權交給了專業公司,看似“無為”,實際上,他也在學習,琢磨其中的經營門道。因為他是山村產業轉型的領路人。

“草帽書記”:村里發展高端民宿從一間“土味”客房開始

中榆樹店村“草帽書記”彭興利。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最美鄉村的又一次轉型

7月中旬,懷柔區喇叭溝門滿族鄉中榆樹店村,民俗戶升級改造工程進入尾聲。各家翻建的南房和廂房基本完工,正在做室內裝修。

盡管村民房前擺放著砂石磚瓦,但是,巷子、街道里并沒顯得塵土飛揚,各種裝修工具和材料碼放得整整齊齊,給人的直觀感覺是,這是個有“規矩”的村子。

“草帽書記”:村里發展高端民宿從一間“土味”客房開始

中榆樹店村正在進行民俗戶升級改造。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中榆樹店村屬于深山區,天氣冷,土木工程要每年的“五一”之后才能動工。按照2018年發布的《懷柔區促進村旅游提質升級獎勵辦法(試行)》,村里在彭興利的帶領下,開始對民俗戶做升級改造。

根據要求,建成的民宿驗收達標后,金宿級民宿將一次性獲得獎勵12萬元,銀宿級的獎金是10萬元。五星級民俗村最高可一次性獲得獎勵500萬元。這也是中榆樹店村自2011年全村產業轉型為民俗接待以來的首次升級改造。

去喇叭溝原始森林公園參觀的路上,一定會經過中榆樹店村,村落格局保持著滿族“南園北巷”的特色。一排排坐北朝南的紅瓦平房,在兩山之間,沿著山溝的東西走向鋪排開來。村南是一條自然溪流,就著溪水,修建起了文化廣場,還有二魁摔跤、蹴球運動等滿族特色雕塑。

實木棧道從水邊一直修到南岸的山上。登山步道是用原木堆砌的,讓一座尋常野山立刻變得個性十足。

“草帽書記”:村里發展高端民宿從一間“土味”客房開始

實木棧道從水邊向山上延伸。新京報記者 王紀辛 攝

中榆樹店村是2013-2014年度“北京最美的鄉村”,2015年獲評北京市五星級民俗村、全國生態文化村,2016年度垃圾分類先進村,2017年3月,成為了國家民委發布的第二批少數民族特色村寨。

“草帽書記”彭興利告訴記者,中榆樹店產業從種植、養殖轉型為旅游服務,經歷了不少坎坷。今年的這次升級改造,大部分民俗戶都將從4星升級為5星,其中有十余戶將改造成高端民宿,這十多戶里也包括他家。

做一間有個性有回憶的民宿

作為中榆樹店村第一家民俗戶,“草帽書記”這回把自家客房裝修風格“往回”改了改。

記者來到正在施工的彭興利家,在一間帶有獨立衛生間的客房看到,雖然格局和普通標間沒有什么不同,但是最大特色是墻面。

“草帽書記”:村里發展高端民宿從一間“土味”客房開始

客房墻面摻雜的花秸清晰可見。新京報記者 王紀辛 攝

外墻的墻基部分是圓石壘成的,室內墻面涂抹著一層黃泥,摻雜的花秸清晰可見,泥墻并沒有顯露出完美的平滑效果,而是布滿了不規則的裂紋。在泥墻和人字形房頂之間,平鋪了一圈高粱秸,這些粗細一致,長長短短的高粱秸堆疊出各種幾何形狀,屋頂是裸露的實木房梁。

“草帽書記”告訴記者,他印象里的滿族民居就是圓石、泥墻花秸、高粱秸,“這樣的房子冬暖夏涼,非常實用,全村就這么一間,為的是讓游客來了能感受到山村民宿的味道。”彭興利還給這間客房起了一個懷舊感十足的名字——童年記憶。

“草帽書記”:村里發展高端民宿從一間“土味”客房開始

墻上長長短短的高粱秸堆疊出幾何形狀。新京報記者 王紀辛 攝

“看見這泥墻,就想起好些過去的事。”彭興利說。

1960年,彭興利出生在中榆樹店村。家里窮,14歲那年,作為家里的長子,他必須承擔起養家的重任,于是輟學回家,為生產隊放豬、掙工分。因為勤快肯干,19歲起,就在村里擔任生產隊長,29歲擔任村支部書記。

在帶領村民從事玉米制種,獲得穩定收入后,2000年,大年初六,彭興利就帶著自己攢的5000元和借來的20000元,買來19頭牛犢,開始嘗試養殖肉牛,他要帶領村民找到致富的新產業。因為四處奔波的彭興利總是帶個草帽,時間長了,鄉親們都親切地叫他“草帽書記”。

站在自家院落里,彭興利告訴記者,等改造完工,就把客房委托給專業公司經營。他說他這次啥都不管,就想看看這高端民宿經營上有啥門道。

三個字干好農村的事

今年開始的這次民宿改造,可以說是中榆樹店村自1985年發展鄉村產業以來,村支部書記彭興利最“省心”的一次。

開工前,村里組織村民開會,提出“三不允”,一不允許房屋改擴建違規超出原址;二不允許鄰里之間發生吵鬧,影響全村形象;三不允許找后賬,打造精品民宿全憑自愿。定好規矩,村民開始有條不紊地干起來。

過去30年間,彭興利帶領村民先后發展玉米制種、肉牛養殖、興辦民宿,每次在全村推廣一項產業,都要反復給村民做工作,以至于后來彭興利干脆自己先干起來,讓村民見到成效后,再跟著做。

彭興利還記得,為響應市區關于泥石流高發區整建制搬遷政策,建新村搞民俗旅游,2010年大年初六,深山里的中榆樹店村,天寒地凍,彭興利拆掉了自家大瓦房,搬進帳篷。因為在他心里,他是全村的當家人,身先士卒已經成了習慣。

那年,應該是“草帽書記”遇到阻力最大的一次。聽說書記要帶著搞旅游接待,不少人提出質疑“中榆樹店村是在去喇叭溝原始森林公園的路上,能有人愿意停下來住嗎?”“村里沒任何景觀,游客憑啥來村里?”“景區游客集中在五一、十一黃金周,就那么幾天,能賺幾個錢?”

當時,村民剛剛從肉牛養殖上嘗到甜頭,害怕已經賺到手的錢投資民俗旅游,變成了“打水漂”。面對村民的猶豫,彭興利再次按照老辦法,先行先試,做給村民看。

很快,村民看到“草帽書記”家一年接待收入有幾萬元,也就紛紛加入進來。隨之,村里發生了不小的改變。

據介紹,為了增加旅游特色,村里先后建立滿族文化墻2000平方米,綠化美化4000平方米。沿街栽植國槐、饅頭柳、白樺等樹種400多株,油松和側柏100株。在有關部門的支持下,利用國家有關扶持政策,先后修建沿河木棧道1000米,筑截流壩10座,形成水面10畝,登山步道1500米和觀景亭4座,使村南500米高的尋常山峰,變成了游客感受林海的天然氧吧。

“草帽書記”:村里發展高端民宿從一間“土味”客房開始

中榆樹店村村貌。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為規范民俗旅游管理,村里成立了民俗旅游合作社,免費給每家民俗接待戶制作了標識牌、設置了旅游接待戶分布圖,統一制定了民俗戶接待標準和飯菜價格。目前,全村已有45戶村民從事鄉村旅游接待。截至2018年,全村農民人均收入達到了24609元。

看到村民從事旅游服務的積極性被帶動起來了,彭興利并沒只顧著自家賺錢,而是一心把游客往別人家領。

作為民俗旅游合作社社長,彭興利從來沒有先往自己家安排過一次游客,都是別人家排滿了,才想到自己家。這樣下來左鄰右舍都有數萬、數十萬的收入,他家一年也就幾千塊錢。對自己的做法,黨齡35年的老黨員彭興利說:“干好農村的事,其實就是要記住3個字:沒私心。”

新民宿8月份就能陸續營業

在中榆樹店村,除了能看到滿滿的鄉土風情,還有一個最直觀的印象就是干凈整潔。

全村32名黨員每月定期組織義務清潔行動,對主街道、胡同及村莊周邊進行清理。公園、綠地劃片管理,每個黨員一個責任區,將管理情況進行評比并通報村民。

“草帽書記”彭興利告訴記者,從1989年起擔任村黨支部書記,30年來,他見證了山村的所有變化,隨著產業轉型升級,自己出門參加匯報會、研討會的機會也不少。

但是,回到山村的彭興利依舊帶著他的草帽,為村里聯系項目資金。他告訴記者,8月份,改造完的民宿就能陸續恢復營業了,他也要抓緊時間,一方面聯系有關部門,推廣滿族特色文化,另一方面著手聯系電力部門,在村里建變電站,為2020年村里煤改電做準備。

關注我們-69農業規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