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的人居生態大盤-附設計組圖




隨著地產實業的飛速發展,眾多水泥樁砸進地里,成片植被被除去,無數鳥兒的居所被毀壞,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高樓大廈,人們美其名曰城市化進程。久而久之,城市生態平衡遭到破壞,揮之不去的霧霾、四季如夏的鬼天氣、有錢也治不好的城市病等問題屢屢令人崩潰。

面對這些問題,翠箓科技堅持綠色生態和建筑相結合的設計理念,通過廣州自由人花園項目營造可持續生態景觀空間,彰顯綠色生活格調,豐富廣州花都區未來的都市意蘊,使得建筑成為連接生活空間與自然的媒介,做出對生態最積極的回應。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廣州自由人生態花園,一個由多棟高層住宅與綠色商業空間組合而成的人居生態大盤,一個整合可持續設計策略以及立體綠化技術的示范項目,象征著都市生活與自然的共生。

好的建筑,是與自然直接對話的結果

在我們的觀念中,建筑與樹木、花草、泥土等具有同等的分量,人不僅可以建造房屋,也可以建造自然,而素材就來源于自然。這種“自然態”的建造觀,充分體現在項目的設計中。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項目設計取意“山巒梯田”,以曲線完整的空間塑形作為設計手法,將植物與建筑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將森林引進高樓,把自然帶進高臺;模擬山川地形并且突出龍型曲線,充滿了動感變化,引導人們徜徉其間,有植物、有記憶、有溫度、有情境。項目與自然和諧共處的過程中,打破了水泥壁壘,讓建筑在自然中生長,又長成自然…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在最小的空間,實現最大化的綠化面積

項目廣泛運用到立體綠化這項工程藝術,對四棟商業建筑進行了五面綠化,每一面都被植物小盒覆蓋,從而在最小的空間里實現最大化的綠化面積。一面面綠植墻借助植物繁茂的生長、優美的體態、豐富的色彩,不僅為建筑增加了生動的自然之美,也讓生態小森林走進城市,呈現出“森之境”景觀。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墻面主體采用常綠、形態規整的植物,局部增加下垂葉式、針狀葉形、線性葉形等野趣多姿的植物作為點綴。同時,植物研究員們通過縝密的現場定位、株高測量等,將植物與建筑緊密結合,巧妙地實現了建筑與立體綠化一體化。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翠箓科技期待綠植墻的加入,能夠賦予這座建筑一個更加包容的態勢,也最大程度地為這片場地創造更有質量的生活體驗,人與場地之間的關系更加生動。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45萬盆植物,1.5萬㎡體量,打造世界最大立體綠化項目

項目通過植物光合作用分析,篩選出58種適應廣州生長和植物墻生長的移栽品種,耗費了45萬盆植物,實現了1.5萬平方米的立體綠化,屬單體垂直綠化項目世界之最。這其中涉及到曲面異形垂直綠化,十分考驗施工技術。為此,69農業科技在鋼結構難點處理、曲面造型下排水系統的難點解決及專利被動式灌溉技術的應用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在系統方面,采用新加坡CONSIS 綠植墻系統,通過種植盒的安全結構設計,被動式根部灌溉設計,檢修通道設計,植物基質設計,自動補肥系統設計,智能灌溉系統設計等各方面的綜合設計,大大降低了綠墻后期的維護成本,保證了綠墻的可持續性。綠植屋頂亦利用預留的花架梁并形成屋頂設備層保證其可實施性。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在施工方面,項目采用盆式安裝體系,用大面積的綠植墻面包裹建筑紅色外墻,并通過懸掛系統局部的旋轉、提升,實現綠墻在結構主體構造上的立體造型。如此,不僅保證墻面綠化效果,又兼顧了商業的需求。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與傳統的下部支承式結構相比,我們所運用的“提升、彎扭、下壓鎖緊”懸掛結構在固定方面具備壓倒性優勢。安全鎖扣與懸掛結構鎖緊,附加扎帶固定植物根球,能有效防止室外植物墻在臺風天氣下被吹走。2018年十級“山竹”臺風過境廣東,項目雖在風圈之中,45萬盆植物卻沒有掉落一盆。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在我國數十年的快速城市化進程中,建筑行業時刻面臨著來自自然生態、藝術生態的考驗,迫切需要具有遠見的和變革式的解決方案。未來建筑繼續向高空發展,而垂直綠化作為補償性的綠化方式,將成為必然。

廣州建成世界最大垂直綠化項目,重新定義建筑立面!

建筑師對抗環境問題的設計策略,不應局限于傳統的技術應用,而必須通過更前沿的技術開發、更創新的工藝研究,重新界定“建筑”做為生態基礎設施的核心價值,喚起所有人對自然環境的敬畏之心, 為城市又好又快發展留下凈土。